当前位置:首页 > 赫敏丽 > 正文

50年协议鉴定为真,红牛诉讼大战或迎逆转

摘要: 原标题:50年协议鉴定为真,红牛诉讼大战或迎逆转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之间的诉讼大战正迎来重大转...

  原标题:50年协议鉴定为真,红牛诉讼大战或迎逆转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之间的诉讼大战正迎来重大转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双方系列诉讼案的重要证据——“50年协议”的司法鉴定结果为真。

  2022年4月,深圳国际仲裁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50年协议所涉及的严彬、许书标等5人的签名字迹进行鉴定。近日,鉴定结果已出。根据司法鉴定结果,严彬、许书标等5人的签名字迹为真。

  “这对中国红牛来说是好消息。‘50年协议’若被司法机构采信,或将成为扭转局面的重要转折点。”一位长期关注中泰红牛系列诉讼案的法学专家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50年协议鉴定为真,红牛诉讼大战或迎逆转

  50年协议中严彬、许书标签字为真

  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的故事始于1995年。

  那一年,许书标的天丝集团和严彬的华彬集团在3月达成合作,设立合资公司作为中国红牛的投资主体,并拉来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下文简称“中食公司”)、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国企入股。

  在双方合作之初,原卫生部批准中食公司生产“维生素功能饮料”,打开了在中国境内合法生产红牛饮料的大门。

  据媒体公开报道,鉴于中方对红牛饮料取得合法生产资格的决定性作用,当年11月,中泰双方股东及设立中的合资公司签订了合作期为50年的协议书即上述“50年协议”,明确了中国红牛的独家经营权。中国红牛向泰国天丝支付香精香料费用、支付销售额3%提成费固定回报等,约定协议有效期50年。

  不过,当时在工商备案时遇到了问题。根据当时的规定,合资公司的合营期限一般为10至30年。中国红牛方面解释说,为保证工商登记成功,各方在合资合同里将经营期限调整表述为30年,到期后双方再按照50年的合作约定续展。最终,合资公司获批的中国红牛营业执照规定的经营期限是20年。

  而这也为20年后双方的商战埋下了隐患。

  2016年8月开始,泰国天丝向中国红牛发起商标侵权诉讼,背景即是双方20年经营期限即将到期,要求中国红牛停止使用红牛品牌。中国红牛则认为,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约定合作期是50年,现在还没有到期。

  于是,从2016年起,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双方围绕商标、分红、股权等方面掀起诉讼大战,如今更趋白热化。泰国天丝以商标侵权为由起诉中国红牛及其委托加工生产厂、供应商、经销商等上下游企业,要求停止使用红牛商标。

  中国红牛则在声明中表示,合作期限为50年和合资公司的独占经营销售权是红牛饮料进入中国的前提,是对各方投资者稳定预期的利益保护,也是营造良好营商环境的根本。

  但在此前最高院审理的“红牛系列商标案”中,中国红牛因未能提供 50年协议书的原件,致使在相关判决中因 “无原件而存疑”未认定50年协议书的真实性。这一度使中国红牛在系列诉讼中陷于被动。

  而在多位法学专家看来,根据目前的判决,中国红牛对红牛商标的继续使用是否合法,将更多地取决于合资合同的约定和50年协议书的效力。

  2019年2月,中国红牛依据50年协议书在深圳前海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确认:在中国,只有中国红牛享有独占生产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泰国天丝及任何第三方均无权生产销售红牛饮料。

  因此,50年协议书被视为中泰红牛诉讼大战中扭转大局的核心证据。

  2022年2月底,中国红牛宣布,50年协议书已找到原件,并提供给相关法院。

  但这个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

  在双方多个诉讼案件中,泰国天丝方面提出了主管、管辖、字迹鉴定等程序请求,比如,在中国红牛针对红牛商标所有权归属争议申请的国际仲裁机构审理中,泰国天丝通过管辖异议、申请50年协议书字迹鉴定等,延长了仲裁案件进程。

  2022年4月,深圳国际仲裁院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50年协议书所涉及的严彬、许书标等5人的签名字迹进行鉴定。

  目前的司法鉴定结果显示,严彬、许书标等5人的签名字迹为真。

  诉讼大战会如何走向?

  上述长期关注红牛系列诉讼案的法学专家评论说:“这一司法鉴定结果将改变中国红牛此前陷于被动的局面,是整个诉讼大战局面的重大转折。”

  这对中国红牛及其委托加工生产厂、供应商、经销商等上下游企业无疑都是重大利好。

  中国红牛的包装罐供应商奥瑞金创始人关玉香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真相总是会到来的。”

  奥瑞金从中国红牛创立伊始就一直为红牛提供包装罐,也是红牛产业链上成长起来的一家上市公司。在中泰红牛的诉讼大战中,奥瑞金也被泰国天丝告上了法庭,要求其停止有关红牛商标的制造、销售,并申请法院冻结了奥瑞金逾2.4亿元资产。

  “幸亏我们是上市公司,能扛得住,如果是一个小公司早就被搞垮掉了。”关玉香说,但相关诉讼已导致奥瑞金百亿市值蒸发。

  她感到委屈和无奈。关玉香跟许书标有过多次见面。当年跟着中国红牛到北京怀柔建厂时期,她专门到泰国见了许书标,“许强调说,他和严彬及中国国企之间有50年的合作协议,让我放心。”关玉香说。

  50年合作期是关玉香下定决心跟着中国红牛亦步亦趋投资建厂为其生产包装罐的基础。在北京怀柔,他们两家的工厂仅相隔800米。

  从50年合作协议的约定看,中国红牛享有生产、销售红牛饮料50年的独家经营权。这意味着奥瑞金也可持续为中国红牛提供包装罐供应。

  事实上,在此前的20年里,许书标与严彬之间的合作是愉快的。双方通过续签商标授权许可合同的方式解决对外商标注册及公示问题。泰国天丝也没擅自注册红牛商标。

  但在许书标去世后,泰国天丝新的继任者许馨雄上位,开始对中国红牛采取了一系列新的举措,从断供香精香料,到不再续签商标授权许可合同及办理合资公司延期,再到注册合资公司产品的商标、与新合作方生产红牛饮料等,不再履行50年协议。

  而天丝方面对50年协议书的前后态度也颇值玩味。

  在2022年2月以前,中国红牛并未能找到50年协议书原件,因此,作为重要证据的50年协议书一直以复印件形式出现在系列诉讼中。

  在最高院“红牛商标案”诉讼中,泰国天丝对该复印件的态度是,“对真实性不认可,该份协议与本案没有关系”。但在最高院对50年协议书因“没有原件”而认定“存疑”后,在此后多个诉讼的开庭笔录中,泰国天丝的态度则变成:没有签署过50年协议书。

  目前,中泰红牛诉讼大战的多个案件处于一审或二审阶段。上述法学专家分析,作为系列案件的核心证据,“50年协议书”若被司法机构采信,将直接影响接下来的判决结果。

  而如果中国红牛胜诉,那就意味着中国红牛实际享有生产、销售红牛饮料50年的独家经营权。

  但从2012年开始,泰国天丝已经开始另起炉灶布局中国市场。

  当年7月,泰国天丝设立新的代理公司——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曜能量”)。

  2014年11月,中国红牛总经理王睿辞职。目前,王睿与中国红牛离职高管王东辉在北京、深圳等地成立的“普盛公司”销售的即是泰国天丝的红牛风味饮料。

  2019年9月,泰国天丝通过广州曜能量正式在国内推出“红牛安奈吉饮料”。同年12月,泰国天丝通过王睿的普盛公司向中国销售泰国天丝生产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

  泰国天丝推出的“红牛安奈吉饮料”和“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与中国红牛推出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在外观设计上十分相似。

  如果50年协议书的有效性最终被司法确认,那目前市场上泰国天丝推出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和“红牛安奈吉饮料”是否会面临合法性风险?甚或会面临被清除于市场之外的命运?

  无论是中国红牛还是泰国天丝,最后的命运如何仍有待司法的最终判决。

发表评论